你所不知道的──

有機認證行銷遊戲

 

多數接觸精油的人,是想尋求「品質好」的精油。

但如何定義怎樣算是好的品質呢?

 

一般人不是很清楚,所以希望有個第三方,具有公信力的認證能替消費者做篩選。

於是很多人轉而變成尋求「有機」證明的精油,認為「這樣的精油應該沒有農藥、比較,就是所謂的『高品質』吧?」

 

在有機精油上尋求高品質,將會遇到層層「有機」衍生的問題,讓我們逐一細述。

第一層疑慮,有機認證的可信度:

全世界有無數的民間機構在做有機認證,台灣在地農產的認證機構也很多。

要申請這些有機認證,農民必須額外付錢,請這些民間機構來檢查、審核。

但認證放水、作假的情況,在世界各地都層出不窮。

像是橄欖油的Extra Virgin,八成都不是Extra Virgin,這早已不是新聞。

 一卡車的爛橄欖,先經過化學除臭、脫色、去酸、殺菌、防腐添加,最後再把黃色綠色及香味口味加進去,做成橄欖油的顏色與氣味。

 你要什麼口味、什麼顏色的橄欖油都可以客製,酸度要多低就多低。

 這種油為了滿足消費者的視覺行銷訴求,也是掛滿了各種認證。

歐洲政府也只能自己親自做D.O.P(也有國家稱為P.D.O)產地認證,劃出一小個、一小個區塊,在這個範圍內做比較嚴格的監控。

那這種嚴格的監控就代表是最高規格的品質、最頂級的橄欖油嗎?

這並不是像米其林那樣,基於品味、口味、製作水平的認證。

每個農場製作方式都有所差異,有些人在某些環節堅持使用人工,有些人選擇用機器。你如何去判斷品質呢?

只能設立一個概括的統一標準,通過這種政府嚴格控管的認證,也只能說他是真的符合包裝標示、是包裝上宣稱的那種產品。

 

而在台灣要標示聲稱「有機」兩字,必須要是農糧署認可的國際認證。

否則使用「有機」兩字皆為違法,消費者可以檢舉舉報。

特別是在台灣市場的精油外包裝上,多數商品雖宣稱為有機產品,卻只有外文的有機標示,多沒有農糧署的認可文號標示。

這樣仍然不是符合規範的有機產品。

進一步的分辨,還是需要消費者親自去深入。

第二層疑慮,球員兼裁判:

這點是從第一點,針對認證的標準不一、把關不嚴謹,所衍生的狀況。

在芳療市場很常見,就是公司自創認證系統。

 

在芳療產品的公司壯大之後,為了養更多的公司職員,勢必會投資更多設備來增加產品可信度。

量化、稀釋產品,讓產品品質統一、不受季節、產量影響。

 

其中一種行銷方面常見的作法,就是創造自己的認證系統。

有時候並非為有機認證,而是各種以行銷為目的的芳香療法協會、組織。

用同樣手法來包裝,各種組織背書、各種歷史、各種理念,

但其實這個組織就是他們自己的關係企業。

一人分飾多角,自導自演給消費者看。

 

附圖為無效的認證標章範例。

網路可以輕易找到此類資源,消費者須看清楚說明標示,以免被混淆矇騙。

第三層疑慮,所見非所得:

假設前兩點的狀況都沒有發生,真的由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組織來核發認證。

那你所看到的有機報告,就真的是你所拿到的最終端產品嗎?

如何確認這份報告的產品,在販售分裝以前不會經過任何調和、稀釋?

 

以最常見的歐洲Ecocert認證來說,他們的有機標準為:

  1. 總成分中最少含有95%是天然成分或天然來源
  2. 所有植物成分中最少含有95%是有機認證
  3. 總成分中最少含有10%是有機認證

該認證主要是認證其產品的「原料」,也就是精油的植物,而非精油的產品。

他們很難對產品製造的過程來做監督,也無法控制最終在你面前的產品是否為單一原料。

我可以在製造過程中用其他天然的東西來稀釋、調和,這些行為會大大破壞植物原本萃取的樣貌,而不影響認證的結果。

這也是歐美澳的國際芳療廠牌要在實驗室養數十、數百名員工的原因之一。

「有機」與「純粹」、「高品質」的產品是完全不同概念,不應混為一談。

這些認證所能證明的,遠比廠商告訴你的還少。

更有許多方式可以抽換、灌水。

第四層疑慮,你的精油真的適合有機栽種嗎?

許多精油因其植物特性,本身就有驅蚊蟲的效果,不需要噴灑農藥。

也有不少精油並沒有被大量栽種,以野生為主。

更有些精油原料為上百、上千年的樹木,甚至不允許砍伐,只能利用回收原料來煉油。

 

而就算有部分的植物有噴灑、或因為風、水而接觸到他處農藥造成交叉污染。

在蒸餾的過程中,農藥也因為分子較大、溫度高,幾乎無法殘留於最後的成品中。

 

那麼你的精油,真的是適合做有機的品種嗎?

第五層疑慮,價值不符:

芳療、薰香市場畢竟只佔精油市場很小一個比重,大概只有3-5%%。

八成以上的供應商還是會將精油作為原料提供給香水、化粧、品業。

這些產業並不在乎精油是否經過有機認證,因此認證多花的那筆錢,對精油製造廠來說就顯得不符合利益。

很對很多小農來說,該國當地的認證機制可能更混亂、更昂貴,如尼泊爾。

即使想做有機,可能也力有未逮。

很多小農本身就使用有機、自然農法,傳承數代、能栽種初最優秀成品的傳統栽種手法。

 

他們不見得願意多花這筆錢去申請一個原本就不需要的認證,甚至可能因為改變栽種方式而影響原本的品質。

小農對自己的農產品品質有信心,通常產量也不大,很多品項都要事先預訂。

搶都來不及,又怎會為了『有機』兩個字去承擔更大的成本、麻煩與風險?

 

像是純露,價值較低,很多煉油廠甚至不會留,小農更是不會把心力放在這個生意。

進口商或消費者要找有機的該怎麼辦?

找有實驗室的大批發,各種認證幫你附齊。

但你喪失了最上游、最純粹的品質,也喪失了與產地的聯結。

你不知道中間的盤商是否有灌水稀釋(這情況很常見)。

而這個不透明的認證,既無法證明品質,甚至對環保上的意義也非常有限。

第六層疑慮,有機對品質的影響:

如果以上幾點都沒有發生,你真的找到一個精油農場肯種植有機,認證也有確實把關,那真的就代表品質好了嗎?

 

像我們主要客戶都是以芳療為主,所以芳療的應用價值高低是我們評估的首要依據

在進口的時候,只要有碰到該農場也做Organic,要樣品的時候就會兩種版本,一般的、有機的樣品一起要。

 

但多年來無數次進口的比較結果,無一例外。

有機的精油在外觀色澤上、香味上明顯較淡、層次沒有那麼豐富。

經評估、臨床測試、與自然療法相關的能量測試,在芳療上的價值也較低。

我們推測現在植物精油方面,有機栽種仍不夠成熟。

有機認證中數據化的統一標準,在施肥上、環境上、維護上...等等人為的改變,目前仍無法完全取代傳統的栽種手法。

而這些對其產油率與精油的自然能量有很大的影響。

圖為2016年年中,從保加利亞同一間煉油廠進口的大馬士革玫瑰精油樣品。

左為玫瑰精油,右為有機玫瑰精油。

從顏色就看出兩者明顯的差異。

不成熟的有機栽種影響絕非只有栽種過程,也大大影響了煉油的結果。

總結來說

這些名不見經傳的認證,對品質、對環境、對農藥、化肥等監控證明的實質意義。

大多只代表了行銷價值。

消費者盲目信仰有機認證,這是只顧產品的行銷視覺,卻置使用者的健康於不顧。

讓這些行為變成了一種另類的「名牌」。

 

不去質疑大批發、代理品牌的有機可信度,反過來去質疑那些發展中國家,小農細心栽培、少量煉製但缺乏相關資源的精油。

漸漸劣幣驅逐良幣,市場就空剩一些掛滿認證的劣質產品。

大統黑心假油的認證一個不少,又證明了什麼呢?

 

市面上品牌何其多,多數是跟歐美大盤批貨(產地還都只標一個國家),或跟名不見經傳的小品牌代理。

社群媒體話術上矯情的理念故事、環境保育,缺乏產地聯結的他們,哪會知道這些東西呢?

 

我們相信,也有不少真正做到監督,對環境有益的認證。

但消費者應該建立良好的觀念,不要只是去認同那些表面的LOGO標章,

而是對有機認證要有基本的認識。

有機認證的芳療產品只有可能代表對環境友善,不能代表品質。

即使沒有認證,也不代表就使用了農藥。

 

如果製造者、煉油者、農人願意和你分享品質,

你要能認同甚麼才是真誠善良與美好的理念。

民眾深入去了解、甚至去參與製造者的製作,本身就是一種監督。

這也是下一階段的有機3.0在提倡的。

 

未來的有機,是有生命機會的有機、是有生命機制的有機。

西班牙與義大利的橄欖油,也逐漸以品油的教育來彌補認證的不足,讓消費者能有自行辨別的基本能力。

當使用者有學習,有進步、有自己分辨的能力,或許有一天,我們就不再需要任何機構認證來證明。

如果你辦不到這些,至少反向搜尋一下這些認證、組織。

那些機構、組織,是不是真的存在,其規模、運作狀況如何,是否與他宣稱的一致。

這些資訊都很容易在網路上了解。

選購之前,再問自己一次:

  • 你尋求有機認證,是否陷入「品質」的迷思?
  • 你尋求有機,真的是為了「環保」訴求嗎?
  • 你的產品真的適合有機栽種嗎?
  • 反向搜尋這個認證是否具有國際公信力?台灣是否承認?
  • 你了解這個證明代表的真正意義嗎?
  • 確認認證說明內容是否與產品相符

 

消費者應該親自做到第三方監督,別再追求、分享那些虛構飄渺的行銷文宣。

讓真正高品質、用心的產品,不再被這些行銷手法給遮掩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