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油中文名稱的亂象與迷思

 
精油的中文名稱,我們稱之為「中文俗名」。
現在市面上,一種精油可能有無數種的中文俗名。
以Clary Sage為例,
你搜尋的時候可能找到快樂鼠尾草、南歐丹參、香紫蘇、蓮座鼠尾草、香丹參、麝香丹參、清澈之眼 ...各種不同名稱。
 
有時候你搜尋其中一種中文,會跳出好幾種植物學名。
搜尋其中一種學名,又跳出好幾種中文名。
讓剛開始接觸精油的人滿臉疑惑,到底什麼名稱才是正確的呢?
 
嚴格來說,這些中文俗名沒有對或錯,差別在於使用頻率的高與低。
且不應該以此來辨識、區分品項的品種。
 
為何會這樣說呢?
這就要談到命名的方式。
 
其實中文俗名的命名並不是一個非常嚴謹的過程。
如我們創辦人邱先生早期在進口精油時,市面上還沒有進口的純精油。
多為台灣產的樟腦油、台灣檜木油等等,除此之外都是香精。
很多精油未曾在台灣市場上出現過,甚至沒有中文俗名,如:Clary Sage、Vetiver等等。
當時網路也沒這麼方便。於是他多以化妝品、香料學中的譯名來做中文俗名。
 
我們的命名多參考自以下幾本書:
  1. 現代化妝品學(譯者朱文聰,民國78年出版)
  2. 香料(譯者吳國靜,民國77年出版)
  3. 基本香料學(譯著歐靜枝,民國77年出版)
早期常應用於香料、化妝品的皆有記載於其中。
像是Vetivert,有岩蘭草、印鬚芒草兩種翻譯,我們選擇了後者印鬚芒草作為我們的品項名。
 
但有些種類沒有收錄在其中,如 Clary Sage、 Marjoram 等等。
我們就參考植物音譯、近似種名稱,並融合自身經驗來命名。
 
例如:
Clary Sage 當時多產於南歐,其植物外觀相較於鼠尾草,更近似於中國的丹參。
邱先生便將他命名為南歐丹參
 
而Marjoram,因我們供應商的地區非英語系,j會發h的音,故我們音譯為馬荷蘭(英語系翻譯為馬郁蘭)。
這跟Jojoba叫荷荷巴是一樣的道理。很多時候翻譯會參照產區習慣的發音來翻。
 
可能有人會好奇,
你最早翻譯,為何市場上不是主要流通這個名字呢?
 
最主要是行銷考量。
 
在我們商品推出沒多久,
陸續有其他人開始進口。
若用了他人翻譯的名字,
豈不是屈於你之下,間接推崇了你嗎?
 
於是,
除了常見的品種如薰衣草、鼠尾草等品項之外。
那些不常見的品種在每次各家廠商進口時,
都會另外取一個新名字,翻譯名稱就五花八門、越來越多。
 
更甚者會出書, 這就像不同流派,加強自己的權威地位。
而為了介紹更多品項,就必須把這些細分的每種學名都翻上一個新名字。
行銷投入的資源越多,這個名字就越容易成為共識。
 
這些名稱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根據由來,
但沒有太大的意義,
只是方便我們稱呼而已。
為何稱這些名稱為「中文俗名」?
就只是約定俗成,大家這樣講罷了。
 
若我今天跟廠商、跟消費者說,
從今以後我要把 Clary Sage改稱為克拉里鼠尾草。
而大家也跟著這樣叫、跟自己親朋好友傳播,變成部分人的共識。
那從此克拉里鼠尾草也成為了一個受人流傳、「沒有錯」的中文俗名。
 
區分品項品種,終究是要看學名與其品種特徵。
爭執這些中文俗名的對錯,
甚至批評他人講的中文俗名「很奇怪」、「那不正確」、「某某老師不是講那個名字」,
是對精油中文命名的方式沒有充分了解,或吸收了偏頗、不正確的知識。
 
當然,精油引進台灣這麼多年,事到如今若不是冷門的品項,再去另取新名是不符合行銷效益的。
 
不過至今仍能在各家精油使用的中文俗名之間,窺見當初百家爭鳴的樣貌與脈絡。